本報特約評論員劉志權
  這是應試教育下長期重學習輕道德教育結出的惡之花。可惜,我們對此問題的嚴重性還缺乏清醒的認識。
  壓力之下,往往更可檢閱人的全面素質。這給我們提供了一個管窺高中生素質的角度——他們從六歲被推進學習的競技場,歷十二年寒窗,終於要在6月畢其功於一役。一時社會關註,家長戰戰兢兢,處於暴風眼的學生承受的壓力更是達到頂點。
  近日,陝西長武縣中學高三學生,在停課複習前最後一天上課時,開始了“撕書狂歡”,一位50多歲的老師,在阻止一名學生撕書後,被其帶領5名同學圍攻,打得滿身是血,“三根拖把棍被打斷成好幾截”。
  高三學生撕書已非個案,在某些學校甚至變成“傳統”,還有學生網上直播。對此,有“專家”輕描淡寫名之“撕書減壓”。
  減壓有益身心健康,形式也多樣,但應適當,比如聽音樂、做運動、拉家常之類,否則就有點“病態”了。“撕書”顯然是不正常的。要知道,中國向來有“敬惜字紙”的傳統,甚至衍生出明清惜字律、惜字塔、惜字會等古書古存。因此,“減壓”說其實遮蔽了其中值得重視的心理問題。
  “撕書”表達的情緒是恨書——恨教科書。從小學開始,學生自由的天性,就被教科書、老師的高壓、滿堂灌的教育、考試成績……壓迫著。壓迫會引發憤恨。俗話說,“考考考,老師的法寶”。長武事件證明,一旦考試法寶失效(因為課程已經結束,而高考已經不再受在校老師左右),潛藏的叛逆和戾氣就會爆發。所以,“由於‘撕書’學生較多,老師們也沒什麼辦法”,進而,打了老師又能如何?二者其實遵循著同一邏輯。
  這是應試教育下長期重學習輕道德教育結出的惡之花。可惜,我們對此問題的嚴重性還缺乏清醒的認識,所以對撕書甚至打老師表現出寬容便不足為怪。長期以來,我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寬容——成績成為社會第一准則,由於我們無力改變應試教育現狀,不免對孩子承受壓力心懷愧疚,這種愧疚又轉為對孩子暴躁、無禮、驕縱、涼薄等的逆來順受。在長武事件中,該縣教育局勸說挨打的老師不報警,也在情理之中。而反之,學生的暴戾又何嘗不是恃“考”無恐?一個扭曲的“因”,造成了扭曲的“果”。
  近些年來,我們總在憂心“道德滑坡”。長武事件具體而微地揭示了問題癥結所在。如果我們不能真正拋棄應試教育的“心魔”,便很難讓孩子形成健全人格;而全民道德重建之路,也將漫漫修遠。
  相關報道見15版  (原標題:高考前打老師惡之花土壤應清除)
創作者介紹

kenji

zs96zskzt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